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心理咨询热线:020-22252225
020-22252225
心理咨询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心理科普 >

心理科普

联系我们

广州白云心理医院

地址:广州白云区白云大道北1722号

020-22252225

心理科普

19岁高中少年:因人际关系导致抑郁、沉迷网游,期待走出阴影当一名老师

来源: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浏览量:198 发布时间:2021-08-18

刘文(化名),今年19岁,2020年因突如其来的抑郁症打乱了他原本的人生计划,本该参加高考的他,因为抑郁症不得不休学在家,而今年再次备战高考时,因为抑郁症复发,他再次错过了高考,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奔向各自的未来,他一度恐惧、焦虑、失落,他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,考上重点大学,当一名老师,却发现自己力不从心,精疲力尽。7月2日,在母亲的陪伴下,他来到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儿少科接受专业治疗。刚入院时,刘文非常没有自信,蜷缩着身子,不愿意说话。现在,只要他心情好,他已经可以和别人谈笑风生。
 

住院期间,刘文(左)与住院小伙伴开心地聊天~

患病起因
 
刘文在单亲家庭中长大,5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,由于母亲外出打工,小学三年级时他便被送到外公外婆家生活,在刘文的印象里,自己是一个不受外公外婆重视的人,不仅如此,他还常被同学欺负。上了初中后,这样的情况并没改变,由于发育相对同龄人较迟,他经常被男同学欺负、孤立。在心理治疗时,刘文告诉心理医生:“初中三年是压抑难过的三年,唯一支撑我的是一些充满正能量的动漫书籍,当时有个愿望就是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2017年刘文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,在新的起点上,他抱着新的理想为之努力,然而随着学习任务变重,难度加大,刘文感觉越来越跟不上学习的节奏,成绩逐渐下滑,此时还先后和两个朋友发生冲突绝交,渐渐地,刘文感到难以言说的困惑,越来越孤僻,但当他尝试再去结交新的朋友时,却渐渐在朋友的影响下进入了网络的世界,迷恋上了CS、传奇等网络游戏,在这些充满着凶杀和暴力色彩的虚拟世界中,他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极大满足,他也从刚开始的偶尔迟到、上课不能集中精神发展到通宵熬夜打游戏、完全无法上课……后来在老师的建议下,母亲带着他前往当地一家医院的精神科就诊,被诊断为“抑郁症”,开了一些药吃。
 
情绪爆发
 
被诊断抑郁症后,刘文休学在家,大多时候依然沉浸在游戏世界里,通过游戏短暂的麻痹自己,忘记现实世界的烦恼,然而游戏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刘文越沉迷,他的抑郁症状越严重,逐渐变得难以独自出门,走在路上一定要有妈妈陪着,否则觉得被别人议论,更认为自己长得丑,一直低着头缩着身子。

被积压久了的情绪总有爆发的一天。来院之前,刘文花了一百多块钱送了一套“皮肤”给游戏好友,然而再次因为一些小事冲突被游戏好友删除,被删除后的他情绪开始崩溃,竟把之前放在家里治疗抑郁症的药全部吞服,幸好家人及时发现,并把他送往医院治疗,否则差点丢命。治疗了一周时间后,刘文出院了,但此时的他状态依然很差,于是家人带着他来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儿少科就诊。当医生问刘文问题时,他情绪沮丧,回答问题声音低微,经过诊断,刘文患上了中到重度抑郁症。



治疗期间,刘文喜欢看动漫书籍,并积极参与团体艺术治疗,担任活动主持人。
 
治疗好转
 
2021年7月2日,刘文住院了,我院儿少科副主任医师张治华联合心理科叶坚主任等为刘文会诊,同时,根据刘文目前的身体情况及病情的严重程度,制定了针对性的治疗方案。首先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先改善刘文情绪低落、自卑、睡眠障碍等问题,再用物理仪器治疗,平衡刘文的脑神经,最后通过心理辅导化解刘文的心理障碍,从而消灭其内心自杀的想法和行为,做到心身脑三者兼备。

2021年7月8日,经过治疗后的刘文第一次连续睡了7个小时;
2021年7月18日,经过心理疏导,刘文脸上有了笑容,能主动和别人交流。
2021年7月29日,刘文和住院的青少年朋友一起在阅读室看书,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体的逐渐放松和心情愉悦。
2021年8月10日,刘文向心理医生表示希望自己能早日走出阴影,对今后的生活也有了打算。
2021年8月18日,刘文恢复良好,可以出院,出院时,刘文说决定重新回到学校上课,将来有机会上一所好大学,以后当一名老师。



出院前,儿少心理科叶坚主任对刘文本次的住院治疗情况、恢复情况及出院后注意事项等进行详细沟通。
 
心理札记
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儿少科心理医生宗学莉:

上述个案是一个父亲功能缺失家庭的典型代表。孩子沉浸在游戏中是一个引爆点,把家庭潜藏的矛盾、问题全部呈现出来,在这个家庭里,妈妈过度宠爱孩子,过度的保护孩子,常常替孩子做决定,不敢让孩子试错,让孩子很难形成较高的自我价值感,并且不能用较为积极的解决方式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困难,而常常选择逃避和冷漠。这个案例一开始选择了在学习中找到自我价值,后来学业受挫,同时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也遇到困难,此时母亲无法给予她良好的教导,促使他只能选择回避困难的方法,抓住了网络这根救命稻草,转向网络逃避现实,一方面他为网络中的虚拟信息赋予非常高的价值,另一方面在虚拟的网络人际关系中呈现讨好的模式,而一旦被骗,他便认为自己的世界也破裂了,活着也失去了价值。

对于该类家庭的孩子的处理,我们建议:父母一方角色的缺失,不意味着要将孩子当成珍稀动物保护,鼓励他去尝试,去失败,才能让他学会面对未来的生活中一定会出现的困难;另外当孩子沉浸在手机中时,父母要去思考可能让孩子逃避现实,躲藏在手机中的原因,而不是一味地指责,收走手机,很可能会激化孩子的情绪,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。